返回

人间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1章 突然天黑了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周围漆黑一片,这些柱子树根,吸光很强。

    蔡根即使拿着手电,能见度也是很低。

    尤其这些柱子还很茂密,经常性看不到前面人的身影,只有摇晃的灯光,标明了方向。

    蔡根原本不知道,自己除了恐高症,还有幽闭恐惧症。

    周围的黑暗,像是粘稠的液体,挥之不去,无时无刻不包裹着自己,心情很是压抑。

    越走心里越憋屈,越走心里越烦躁,蔡根终于忍不住了,喊了一嗓子。

    “小天,再射一颗,好黑啊,受不了了。”

    “小天?听见没有啊?”

    “不是,你聋了啊?”

    蔡根喊了好半天,也没有看到天上亮起照明弹。

    距离有这么远吗?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小孙跟着喊。

    “贱猫,我三舅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啊?

    “贱猫,你是不是飘了?”

    “贱猫,啊,三舅你...”

    小孙突然不说话了,蔡根一愣啊。

    “小孙,咋地了?出啥事了?”

    “三舅,没事,啥事没有。

    就是硌脚了,这地还真不平。

    贱猫可能跑远了,咋喊都没反应。”

    晕,又是硌脚了吗?

    不过,这些人什么毛病,硌脚喊自己干啥啊?

    什么毛病啊,整的好像是踩到自己一样。

    不过,经过这一顿吵吵,那种看似幽闭恐惧症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终于,走过了茂密的树根,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蔡根觉得终于神清气爽。

    看到啸天猫就站在那,也不知道在低头想啥。

    蔡根越过小孙,照着啸天猫就是一脚。

    “小天,你聋了吗?

    让你来一发照明弹,你没听到吗?”

    没想到,啸天猫这一次竟然没有老实的用他的肥屁股给蔡根解气,灵活的躲了过去。

    “主人,有话说话,非得动手动脚的吗?

    不就是想要亮堂点嘛,又不是很难。”

    说着,啸天猫朝着天上射了一颗照明弹。

    一座黝黑的城墙,出现在众人面前,应该是到了那座城市的废墟。

    蔡根身后的一众人,相继出了茂密的树根,汇聚到蔡根的身旁。

    蔡根一脚没有踢到啸天猫,心里有点不舒服,这么长时间了,啸天猫还没有躲过一次。

    不是说啸天猫没有能力躲,而是他的人设就不可能躲开。

    难道啸天猫心里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突然间,一直如阴魂不散的鼓点声停了,四周变得寂静无声。

    天上的照明弹,好像遇到什么障碍物,仿佛被什么东西一口给吞了,顿时一片漆黑。

    只是照明弹黑了,还不是啥大事,关键是蔡根他们的头灯,也都瞬间的灭了。

    仿佛接收到了统一的命令,天一下就全黑了。

    “卧槽,什么情况啊?

    小天,小孙,阿珠,怎么回事啊?”

    蔡根使劲的拍着头灯,也许是接触不严呢?

    只是,为什么大家所有的头灯都接触不严呢?

    难道是受到了什么干扰吗?

    蔡根不自觉的从科学角度,向着玄学角度去思考。

    万幸,几秒钟之后,大家的头灯都亮了起来。

    “不是,啥质量啊?

    小天,你再...”

    蔡根愣住了,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去了。

    借助矿灯的光亮,蔡根看到了啸天猫的尸体。

    对,应该是尸体。

    一把不算太长的匕首,把啸天猫的脑袋牢牢的钉在了地上,鲜血从眼睛鼻子嘴里流了出来,就连猫舌头都吐了出来。

    如果不出现什么奇迹的话,按照常规的定义,啸天猫肯定是死定了。

    啸天猫会死吗?

    这个问题,第一时间出现在蔡根的脑海里。

    然后其他的想法都没有了位置,满脑子都被这个问题占据了,在容不下任何一丝其他念头。

    “小天,你别开玩笑,你咋死了?”

    “嘴上的是番茄酱吧?”

    “这也没到愚人节呢,你跟我玩啥呢?”

    “别闹了,还有正事呢?”

    蔡根即使千万个不相信,走到啸天猫的身旁,蹲下来,用手指捅了捅他的身体。

    还很软,还有温度,但就是没有动静。

    “小孙,阿熊,你们赶紧来看看啊。

    这是咋地了,谁把小天给捅死了啊?”

    小孙他们一众人这才呼拉一下围上来,七嘴八舌的。

    “三舅,我也不知道啊。”

    “蔡老板,刚才突然黑了一下,谁也没看清啊。”

    “菜帮子,你距离这么近都没看见,我们上哪里看去啊?”

    “蔡老板,咱们这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不太吉利呢。”

    蔡根脑子一片乱糟的,这些人一句有用的都没说啊。

    只是听着听着,发现了不对劲了。

    如果说他们和啸天猫的关系一般。

    啸天猫的死活,他们不会像蔡根那么在意。

    那杨仨呢?

    说是主仆有点生份,标准的好兄弟啊。

    为什么杨仨没有表现出来呢?

    蔡根猛地站起身,一指杨仨。

    “杨仨,小天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说,你肯定知道。”

    蔡根突然问向杨仨,大伙都很惊讶。

    最惊讶当属杨仨了。

    被问得一阵慌乱,杨仨嘴都瓢了。

    “我没有,小天是我兄弟,我怎么会害他?

    三舅爷,你别血口喷人,不要诬陷我。

    岳父,你看看,他咋这样呢?

    小天啊,你咋死的不明不白呢?

    肯定有奸细,谁,到底是谁杀了小天。

    谁最恨小天?谁就是凶手。”

    蔡根其实也就是脑子有点乱,随便炸一下,他还真的没有证据。

    被杨仨一说,咋还整出奸细来了。

    那么顺着思路想下去,谁最恨啸天猫呢?

    小孙吗?

    不可能,除了打打嘴架没那么大仇啊。

    石火珠?

    也不可能,就算他有杀啸天猫的心,没那能力啊。

    段晓红吗?

    刚想到段晓红,段晓红就开口了。

    “肯定是玩具熊。

    从本质上说,能够跟他争宠的,最大的威胁,就是啸天猫。

    尤其玩具熊还是后来的,玩具熊处处落在下风。

    只有除掉啸天猫,玩具熊就能够当安心便当的第一萌宠。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玩具熊。”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幻觉,蔡根觉的耳边响起了柯南的片尾曲,相当真实。

    有了配乐,在昏暗的灯光下,再看段晓红的胖脸蛋,咋看都不像柯南。

    差的实在太多了,蔡根都感觉辣眼睛。

    玩具熊把手都摆成了电风扇了,不断的解释。

    “蔡老板,跟我没关系啊。

    段土豆,你别血口喷人,你没有证据。

    谁,到底是谁诬陷我。

    我持国天王,顶天立...”

    玩具熊的辩词,还没有说完,所有的矿灯突然再次熄灭。

    就在蔡根还没有适应黑暗的时候。

    一个火人突然出现了。

    玩具熊自燃了。

    就像是一根大蜡烛,燃烧着跑向了远方。

    嘴里不住发出了不甘的呐喊。

    只是没跑两步,就烧成了灰烬。

    整个空间再次陷入黑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