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2章 死神的号角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一切发生的很快,蔡根确是没有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矿灯已经恢复了光亮。

    看着玩具熊被烧成的一团黑灰。

    一股别样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是悲伤,不是震惊,而是深深的滑稽感。

    这是特么在开玩笑吗?

    啸天猫作为上古神兽,盘古的同学,纳启踢了那么多次都没死,结果被一只匕首,悄无声息的给捅死了?

    玩具熊,那只是看着像玩具熊,本体可是四大天王里的持国天王,无论在西边和上边都是有名有号的存在。

    结果呢,竟然像一只真的玩偶一样,被烧成了灰烬?

    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蔡根觉得脑袋整个都是蒙圈的状态,以他的认知,有点理解不上去呢。

    “小孙,玩具熊咋地了?”

    小孙伸出手指在玩具熊的灰烬里,划拉几圈,点了点头。

    “三舅,玩具熊烧没了,无论是灵魂,还是实体,都烧没了,啥也没留下。

    这是什么火啊?

    好厉害啊,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厉害的火。”

    灵魂都烧没了吗?

    蔡根突然想到,曾经也见过这么厉害的火。

    那不就是燧人氏的原火吗?

    自己的火焰甲不也是原火吗?

    只是,最近很难再见到了,每次召唤的都是努努。

    那么说,玩具熊被原火烧死了吗?

    连他的灵魂,毛都没剩下一根。

    对了,肯定是,有一次遇到不开眼的土地公,都给烧没了,他持国天王多毛啊。

    想到这里,蔡根突然感觉不对了。

    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都有点异样呢?

    “不是,你们看我干啥,啥意思啊?”

    小孙有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开口了。

    “三舅,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就把玩具熊烧死了,是不是有点武断啊?

    他不就是死在燧人氏的原火之下嘛,你还跟我们装啥?”

    我去,蔡根听得汗毛都炸起来了。

    小孙说的有点合理呢。

    “蔡老板,以前没发现你杀伐果断到如此地步啊。

    进步很多呢,我早就觉得玩具熊是个祸害。

    上边和西边都在通缉他,把他灭了,也算干净。

    其实我早就想建议你干掉他了,一直没找到机会说。

    今天竟然给了我们个意外惊喜,很棒。”

    石火珠的话,说的阴阳怪气的,听在蔡根耳朵里,有点不是味呢。

    怎么好像潜台词是说,早就知道你蔡根谁这样的人,今天终于露馅了吧。

    “阿珠,你特么...”

    蔡根刚想发飙,段晓红的便宜话接踵而至。

    “狗剩子,我有点后悔了。

    你刚才要走,我留你干啥。

    跟着菜帮子混啊,三天饿九顿不说,随时还有被灭口的风险。

    你看着没,那个玩具熊就是新入伙的。

    先给点甜头,然后说烧就给烧了,就剩下点灰。

    哎,真是惨啊。

    死肥猪这么笨,都想通了,可惜我才想明白。”

    虽然段晓红每次说话都不好听,但是这次尤其难听。

    蔡根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是句句扎心啊。

    “段土豆,你特么...”

    “三舅,他们爱说啥就说啥呗。

    咱就整死他了,能咋地?

    就看他不顺眼,整死他,能咋地?

    全是配角,死跑龙套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只要三舅你在,其他人无所谓吧。”

    咦,小孙这话说的,有点不团结啊。

    不只是不团结,还有点没情商呢。

    这让其他人听到,该咋想呢?

    “对,岳父说的对。

    什么歪瓜裂枣都凑过来,有没有资格啊?

    什么背景,什么实力,什么杂碎?

    今天正好,就当打扫卫生了,清除点垃圾。”

    杨仨一如既往的在旁边捧小孙的臭脚,一样难听。

    这个...

    蔡根突然一个激灵,这些话不像他们能说出来的啊?

    难道这里有什么干扰吗?

    或者有什么辐射吗?

    可以让人把心里话说出来?

    实在忍不住,蔡根看了看四周,难道有独见的分身吗?

    事情有点诡异啊,蔡根心里的警觉性,一下就被调动起来了,也许是独见的直觉起到了作用,看谁都不太一样呢。

    蔡根刚想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突然,那该死的矿灯又一次灭了。

    “蔡老板,不要啊...”

    伴随着石火珠的大叫声,灯亮了起来。

    蔡根赶紧看向了石火珠。

    结果,石火珠跪在地上,由于身材的缘由,并没有倒下去,但是脖子上喷出的血,犹如喷泉一般。

    一把斩骨刀,斜着砍在石火珠不太明显的脖子上,由于他脖子太粗,并没有把脖子完全砍断,还留着一丝皮,所以脑袋也没有掉在地上,而是挂在后背上。

    石火珠的双眼,满是不甘心,就那么死死的盯着蔡根看,好像死不瞑目一般。

    处在蔡根的位置,在看石火珠的状态,就有点随意了。

    好像石火珠使劲的仰头看着自己,好像在问自己,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被砍死?

    为什么砍得这么不利索?

    为什么让自己死不瞑目?

    蔡根这次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摘下了矿灯。

    这玩意是死神的号角吗?

    灭一次,就要死一个吗

    “三舅,你何必呢?

    阿珠这一路走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蔡根没有搭理小孙,而是看了看段晓红,又看了看一脸惊恐的王苟胜,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杨仨身上。

    【推荐下,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你们谁在搞事情?

    赶紧站出来承认。

    我很小气的,别再玩我。

    如果...”

    “菜帮子,你自己动的手,还装毛线啊?

    对,你就是冷血无情的王八蛋。

    跟你沾边的,都没有好下场。

    我当初就说,命不够硬,不能往你身边凑合。

    现在看看,看看,一个个都死了吧?

    命不够硬的,都死了吧?”

    段晓红一脸的淡定,好像谁死了,她都不在意。

    用话扎蔡根,才是最重要的。

    而王苟胜呢,除了一脸惊恐的看着蔡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哎,段土豆你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苦神命犯鳏寡孤独,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得到好下场。

    痛快死的,算是命好的。

    承受万世折磨才是常态啊。

    苦神,据说苦神最开始也不叫苦神。

    是他嫌弃曾经的名字不好听,所以才自己改的名字。

    最早相传,苦神叫什么来着?

    就是那种,把一家老小,全都克死,亲戚朋友全都跟着倒霉,叫什么来着。

    岳父,叫什么来着?

    我还被蒙住了。”

    小孙一摆手。

    “叫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三舅,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不死也得死,还不的好死。

    对不对,三舅,

    这种一念之间的感觉,爽不爽?

    这种掌控别人生死的感觉,爽不爽?

    是不是感觉,自己站起来了?”

    蔡根都听蒙圈了,难道自己漏掉了什么剧情吗?

    还是小孙自己脑补了什么剧情啊?

    自己需要站起来吗?

    蹲着或者坐着不好吗?

    说得驴唇不对马嘴,搞得蔡根都以为走错片场。

    万幸,矿灯又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