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3章 法官赢了啊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人间苦第1993章法官赢了啊这次灭灯,蔡根有了更多的心理准备。

    伸手就想拔出斩骨刀,可是摸了个空。

    这才想起来,斩骨刀在石火珠的脖子上砍着呢。

    自己的斩骨刀什么时候没的啊?

    怎么没有一点感觉呢?

    只好猛地一拍胸口,变成了努努形态,蔡根变成了小巨人,警惕的看向四周的黑暗。

    “菜帮子,你不要过来啊...”

    段晓红的惨叫,并没有因为蔡根的警惕而停止。

    看样自己的屎盆子是摘不了了。

    只是,这一次又一次的整这么一出,有点乏味呢。

    蔡根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这些人就简单的死了。

    但是,现实情况,又让蔡根不得不接受。

    自己的小团队,不断的在减员,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最难的那一部分,是所有人好像都死在自己的手上。

    一个可怕的推测,涌上了蔡根的心头。

    也许,这些人,真的是自己整死的。

    或者说,被另一个自己整死的。

    毕竟自己身体里的租户有点多。

    万一碰上个疯子,或者几个疯子,不经过自己的允许,就蹦出来把人给杀了,自己还真的阻止不了。

    如果再往深想一想,会不会是冰岛的事情有点敏感。

    苦神不想太多人知道,所以要把自己的身边人全都清除掉呢?

    苦神为人处世的方式,那是相当理智,冷血无情的,绝对不会考虑蔡根的情感诉求,想咋整咋整呢。

    想到这,蔡根觉得应该更主动一些,灯亮了。

    段晓红被一股巨力,被拉成了两半,躺在地上,撒了一地的零件,很是凄惨。

    结合现在蔡根的巨人形态,相当应景,就像是蔡根下的手。

    幸存的人,看看段晓红,又看看蔡根,眼神清一色的很是惶恐。

    小孙颤颤巍巍的,支支吾吾的说。

    “三舅,你怎么了?

    是不是被迷住了?”

    杨仨躲在小孙身后,也是一脸的恐惧。

    “岳父,蔡根这是疯了吧?

    咱们跑吧。”

    没想到,小孙回手给了杨仨一嘴巴。

    “跑毛啊,三舅想让谁死,谁必须死,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杨仨捂着脸,一下就炸毛了。

    “猴崽子,给你脸了吧。

    叫你一声岳父,那是看我老婆的面子。

    你还真拿自己当大辈了吗?

    不跑就不跑呗,你打我干啥?”

    小孙又给了杨仨一嘴巴,恶狠狠的说。

    “三只眼,我早就看你不顺眼。

    我打你咋地?我就打你咋地?”

    杨仨这次真的炸毛了,一拳打在小孙的脸上。

    “猴崽子,什么玩意。

    我特么跟你拼了,我让你装。”

    小孙不甘示弱,直接拳脚相加,和杨仨打在一处。

    蔡根都没搭理小孙他们俩,看了看自己变大的手,在段晓红的尸体上比划比划,大小刚合适。

    真就像自己一边拉着段晓红的脑袋,一边拉着段晓红的脚脖子,使劲一拉,给来个腰断。

    无论是谁下的手,与蔡根肯定是脱离不了干系。

    蔡根尴尬的朝着王苟胜耸了耸肩,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很无辜啊。

    王苟胜吓得脸刷白刷白的,不到半小时,死了好几个,谁能反应过来啊。

    尤其,看蔡根现在的状况,都不着急了。

    “蔡老板,求求你,放过我吧。

    求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

    一道粉红色的光束,突兀的射了过来,对准了王苟胜的脑袋。

    王苟胜身体爆发出了一阵强光,一只乌龟的虚影瞬间浮现,妄图阻挡那粉红色的光束,结果失败了。

    王苟胜的额头出现了一个红点,直接被光束贯穿了脑袋,死尸倒地。

    哎呦,这次没天黑,就已经开始死人了吗?

    蔡根觉得哭笑不得呢。

    扭过头看光束的方向,杨仨已经睁开了萌萌哒之眼,脖子被小孙胳膊卡着。

    这算是误伤吗?

    杨仨想要对小孙下杀手,结果小孙早有准备,所以射偏了吗?

    蔡根刚想开口,小孙猛的一用力,夹断了杨仨的脖子,中断了他的萌萌哒之眼。

    好像怕杨仨没有死透,小孙以手为刀,又在杨仨的后背捅了好几下,满手的鲜血啊。

    扔掉杨仨的死尸,小孙嗜血的舔了一下手上的鲜血,语气阴冷的说。

    “三舅,麻烦全都解决掉了。

    谁也不会知道你的秘密了。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晕,这是什么台词?

    难道你把杨仨整死,全是为了我吗?

    那么为了保守什么秘密呢?

    完全没有逻辑啊。

    既不符合事情的发展轨迹,又不符合公序良俗,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表达语言啊。

    小孙说完以后,贪婪的舔了一会手,然后猛的怒目圆睁。

    “啊,这厮有毒。”

    然后,小孙的脸就绿了,七窍流血,颓然倒地,抽搐了几下,也死了。

    蔡根看着一地的死尸,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队友。

    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是雷雨,还是哈姆雷特啊?

    这特么到底咋了?

    拿错剧本了吗?

    再说了,这是谁写的剧本啊?

    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冲突老套,台词老套,主题不明确。

    演这么一出,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呢?

    是要说明,跟在自己身边都没有好下场吗?

    还是说明,作为觉醒苦神的自己,充满了毁灭欲,无论是身边人,还是自己,最终都要走向毁灭呢?

    无论是什么主题,表现形式有点太浮于表面了吧。

    一点也不深刻啊。

    蔡根突然的开始脑抽了。

    如果让自己来主导这场戏,肯定不会这么赶时间。

    情绪还没有抒发出来,就进入下一个冲突,实在太潦草了。

    比如,啸天猫刚死以后,需要给大家充分的时间来表达感情啊。

    正常情况应该先是大家都很意外,然后都很疑惑,最后是恐慌,再最后到互相猜忌。

    总要有个时间来过度吧。

    结果处理的非常不好,紧接着玩具熊就死了。

    完全没有给大家留白,更没有给大家表达的空间与时间。

    整体上让人感觉,非常毛躁,而且急功近利。

    就好像你们咋样我不管,反正我高兴就好的意思。

    蔡根没有在意身边的死尸,走到木讷的帝释天身边。

    “是你写的剧本吗?

    还是你在搞事情?

    如果不是的话,你要怎么死呢?

    还是说,你脑子里完全空白,实在没法给你加戏?”

    帝释天在蔡根的注视下,像是偷糖吃被抓住的小孩。

    惊慌失措的扭头就跑,结果脚下一拌,摔倒在地,正好磕在一块尖锐的石头上,脑瓜子都碎了,细碎那种。

    这个...

    蔡根除了摇头苦笑,还能如何?

    太牵强了吧?

    就算是玩狼人杀,天黑请闭眼。

    也得有个基本游戏规则啊。

    平民死光了,杀手也死光了。

    就剩个法官,是要闹哪样啊?

    谁赢了啊?

    难道法官赢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