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4章 干红兑雪碧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蔡根踢了踢地上的帝释天,感觉嘴里全是沙子。

    咋琢磨都不是味,肯定是有人在玩自己。

    只是,没有证据。

    或者说,一地的证据,全是破绽。

    长长的叹了口气,点上了一颗烟。

    蔡根抽了一颗,接着下一颗,半盒烟都抽没了。

    作妖的矿灯也没再熄灭。

    想想也对,都死光了,还灭灯有啥用?

    再灭灯的话,那就是大结局了。

    把所有伙伴的尸体,聚集在一起,蔡根也没有挖坑。

    找了几件外套,把所有人都盖起来。

    转身就想想往回走,先找到纳启再说吧。

    毕竟,在蔡根心中,没有选择的时候,纳启也算是个依靠。

    可是,刚走没两步,身后突然亮起了灯光。

    蔡根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光亮的方向。

    城墙上,亮起了聚光灯。

    对,就是聚光灯,把整个城头照得像是刘老根大舞台似的。

    要说,这城墙也是不低,二三十米总是有的,以蔡根的角度并不能看得很全面。

    但是,城墙好像怕蔡根看不清一样,弯下了腰,摆出了个倾斜的角度,把城头完全暴露在蔡根的视野中。

    我去,这么贴心吗?

    登台唱戏,如此体贴吗?

    城头的正中央,所有聚光灯的照耀下,一个木制的四轮小车,上面坐着一个人。

    蔡根看到这个人,惊得他烟都掉了。

    一身汉服,长发飘飘,头戴纶巾,身披鹤氅,手持羽扇。

    即使坐着,也能看出个子很高,足有八尺,容貌甚伟。

    这个...

    蔡根下意识的就抢了台词。

    “葛亮吗?你是葛亮吗?”

    城头的人一愣,没想到蔡根竟然主动说话。

    难道自己的造型,这么有辨识度吗?

    看到诸葛亮发呆,蔡根紧接着说。

    “我是你皇叔啊,你刘皇叔,还记得吗?

    葛亮侄儿,还不赶紧下来,让我看看。

    白帝城一别,我甚是想念啊。

    你的血糖还高吗?

    痛风最近犯了吗?

    海鲜大啤酒,每顿都坚持下来了吗?”

    城头的枪版诸葛亮,好像被蔡根问的有点慌张。

    紧张的扇了扇手里的扇子,下意识的回答。

    “我一般吃海鲜都是喝红酒。”

    “喝红酒不是升血糖吗?”

    “我喝的干红,不甜。”

    “那你喝干红兑雪碧吗?”

    “不兑啊,喝干红要兑雪碧的吗?”

    蔡根猛的一拍大腿,指着城头的诸葛亮。

    “看,你暴露了吧。

    你都不知道,喝干红要兑雪碧,你绝对不是诸葛亮。

    你是谁,不要装了。”

    诸葛亮脑门子都冒汗了。

    怎么样也想不明白,喝干红不兑雪碧,与诸葛亮身份的内在联系。

    “我是谁,不重要。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是诸葛亮。

    其实,我是司马懿。”

    蔡根再次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几声。

    “这就对了,我说的嘛。

    这一出空城计,肯定不是诸葛亮。

    原来你是司马懿啊。

    那么,我来问你,喝牛二兑雪碧吗?”

    司马懿再次被蔡根问蒙蔽了。

    急躁的把扇子往地上一摔。

    “特么的,雪碧给你多少钱?

    为什么喝啥都兑雪碧呢?

    不对,凭什么你来问我?

    谁说是空城计?

    你看看,这是谁?”

    话音未落,又亮起了一个聚光灯,照亮了他身旁的一个位置。

    圆圆被五花大绑,吊在了城头。

    “老公,老公,你救救我啊。”

    嗯?

    还有自己老婆的戏份吗?

    蔡根一时间有点接不上话了。

    一如既往的毛躁,并没有给蔡根太多的反应时间。

    又一道聚光灯照了下来,蔡团团被吊在另一边。

    “爸爸,爸爸,救救我啊。”

    哎呦呵,老婆儿子都来了呢。

    城头的司马懿,阴狠的冷笑了几声。

    “蔡根,你即使不在乎老婆,难道也不在乎儿子吗?”

    蔡根忍不住,又笑了。

    这么特么是有多着急啊?

    割片子了吗?

    “不是,司马老儿,你啥时候听我说不在乎老婆了?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你拿我老婆威胁我。

    然后我不同意,我说老婆没了,可以娶年轻小姑娘。

    你看我不在乎老婆,于是,又把我儿子拿出来,威胁我。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你压根没有说出威胁我的内容啊。

    你把我身边的伙伴都整死了。

    又把我老婆儿子都搬出来了。

    总要说出你的目的吧?

    你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要胁迫我做一些事情?

    还是胁迫我不要做一些事情?

    总归是有个说法吧?

    你这啥说法没有,就开始走流程,有啥意义呢?”

    城头上的司马懿,认同的点了点头。

    觉得蔡根说的有道理啊。

    自己好像确实,从来没有表达意图。

    靠,全让蔡根兑雪碧的事情给搞乱了。

    本来计划的挺好来着。

    难道自己岁数大了,老年痴呆了吗?

    学着蔡根的样子,懊恼的拍了一下大腿。

    “好吧,那咱们重新来。”

    说着,圆圆头上的聚光灯灭了。

    团团的聚光灯也灭了。

    就连司马懿头上的聚光灯也灭了。

    一切都恢复到了开始的模样,再次一片漆黑,只有城墙的轮廓。

    卧槽,蔡根的心态一下就崩了。

    咋个重新来啊?

    “蔡根,你赶紧的啊。

    假装转身要走,我好出场啊。”

    发现蔡根怔在当场,一动不动,城头上的货先着急了。

    蔡根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对劲,要说重头来,咱们就从一开始来。

    从我这伙人,刚到这开始来。

    要不,剧情不完整啊。”

    “哎呀,真是麻烦,你咋这么多事呢。

    好吧,好吧,重新再来一遍。”

    话音未落,被蔡根整理到一起的死尸,开始动了。

    仿佛按下了快退键,一个个小伙伴都活了过来。

    无论怎么死的,全都完好无损的站在蔡根身边。

    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但是,蔡根并不那么想,连看都没看身边的伙伴,跑向了城头。

    一边跑,一边用斩骨刀拍自己的胸口。

    “你大爷的,你大爷的,你大爷的...”

    随着斩骨刀的拍下,蔡根迎风长大。

    三米,五米,十米,二十米,直到变成了一个小巨人。

    高高跃起,一脚踹在了城头那个货的方位。

    “卧槽,蔡根,你不讲武德,不是说重头来吗?”

    “来你大爷,跟我耍心眼,借你仨都不够。”

    这一脚,城头直接踹塌了,无论是四轮车,还是诸葛亮,甚至司马懿,都埋在废墟中。

    蔡根再看城头的豁口,老婆儿子不见了。

    扭头再看一群诈尸的伙伴,也都不见了。

    整个空间,只剩下了自己。

    哎,难道还要给自己加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