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5章 山穷水尽了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蔡根好不容易,从城墙里拔出了腿。

    向远处看去,整座城都漆黑一片,没有什么生气。

    这座城是假的吗?

    蔡根一步跨过城墙,来到城里。

    恢复了常人大小,孤零零一个人,还真有点小恐怖呢。

    要是真有什么出来,把蔡根吓一跳,反倒是好了。

    无尽的寂寥,才让人最难接受。

    城里的房子,破败不堪。

    不是那种遭受什么灾难袭击,而是常年没有人料理,被岁月侵蚀之后的凌乱。

    蔡根壮着胆子,走进了一间屋子。

    矿灯一阵闪烁,直接就灭了。

    蔡根直接就开始骂人了。

    “别来这套,都死光了,还灭毛灯啊?

    是不是闲的啊?

    这个梗好笑吗?

    没有活,别硬整,有点烦人了。”

    好像是蔡根的骂声起到了作用。

    又好像只是凑巧。

    大街上突然亮了起来。

    蔡根赶紧出了房子,一排排的路灯,把整座城市照的灯火通明。

    随着亮灯,那熟悉的鼓声,再次响起,由远而近。

    街道的尽头,走过来一队人。

    走得很慢,造型也是奇特。

    五六个人抬着一面大鼓,鼓上是一个小动物,在不断的跳跃,敲击着鼓面。

    蔡根眯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敲鼓人。

    心里已经是一万匹羊驼跑过。

    这都玩出花了。

    有必要这么玩吗?

    帝释天,杨仨,石火珠,在巨鼓的左面抬着。

    段晓红,王苟胜,小孙,在巨鼓的右边抬着。

    玩具熊在巨鼓的后面,荡秋千,腿都不能沾地。

    蔡根在他们做出反应之前,率先伸出了一只手,摆出了个暂停的手势。

    “你们是不是脑子有包?

    你们觉得这样,符合常理吗?

    但凡受过九年义务教育,都不能办出这样的事。

    偏偏,你们还觉得不错呢。

    傻不傻?二不二?”

    一众人被蔡根一顿埋汰,全都楞在当场。

    自己准备好的台词,都没开始说呢,蔡根咋还先急眼了呢?

    啸天猫停下敲鼓,认真的问蔡根。

    “哪里傻了?哪里二了?”

    蔡根鄙视的一笑,点上了一颗烟。

    “你们自己瞎吗?

    眼睛是喘气的还是吃面条的?

    大小个都分不清吗?

    左边的人,明显全是高个。

    右边的人,明显全是矮个。

    你们看不见吗?

    为什么不能大小个串换着来呢?

    鼓都歪了,你们感觉不到吗?

    阿珠和杨仨,个子最高,应该一左一右站在最后。

    帝释天和王苟胜,个子中等,应该站在中间。

    小孙和段土豆,个子最矮,应该站在最前面。

    玩具熊你应该站在鼓上,抡着啸天猫敲鼓。

    这样前低后高,每个人都能露脸,受力还均匀。

    而且,还能在气势上压倒敌人。

    给人一种底蕴深厚的感觉。

    取的是一山还有一山的寓意。

    明白不明白,懂不懂啊?

    滚,都给我滚回去。

    按照我的安排,重新来一遍。”

    抬鼓的一众人,好像感觉蔡根说的确实有道理。

    刚才一出场,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鼓歪了啊。

    互相对视了一眼,扭头就想往回走,重新开场。

    谁承想,他们刚一转身,蔡根就冲了上来。

    想要依靠偷袭,一脚把鼓给踹翻。

    可是,脚还没有碰到巨鼓,脚脖子就被小孙给抓住了。

    “蔡根,你咋不讲武德呢?”

    蔡根一愣,从来没有想过,小孙能对自己出手啊。

    “小孙,你翻天了吧,给我松开。”

    小孙竟然真的很听话,直接把蔡根甩了出去。

    蔡根还没等落地呢,杨仨直接来了个接力。

    一拳打在蔡根的肚子上,再次让蔡根起飞了。

    “蔡根,你继续装犊子啊。

    今天,绝对不能客气。”

    蔡根的体重,严重超标,但是杨仨这一拳的力道,超过了蔡根的体重。

    于是,蔡根直接就被打吐了。

    一边飞,一边吐,脑子里一边奇怪。

    他们打的是自己啊?

    为什么呢?

    他们怎么敢打自己呢?

    或者他们一直敢,那怎么舍得打自己呢?

    “呀,杨仨,你把菜帮子打漏汤了。

    我给他补上。”

    就看段晓红,敏捷的跑到蔡根的落点,一个非常帅气的耗油跟,打在了蔡根的嘴上,让蔡根重新起飞的同时,开始吐血了,牙都差点打掉。

    蔡根嘴上挨了重击,脑瓜子嗡嗡的,好像被火车撞了一下头,瞬间就蒙圈了。

    这群孙子,是要造反吗?

    下的可是死手啊。

    不行,自己不能再飞下去了。

    自己要反击。

    伸手就掏出了斩骨刀,想要抹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啸天猫飞起来抱住了蔡根的脑袋。

    一爪子打掉了斩骨刀,掰开了蔡根的嘴。

    “蔡根,你不要想开挂哦。

    想自杀,没那么容易。

    你们下手有点准头,可不能打中蔡根的要害。

    省着出现致命伤,咱们就没得玩了。”

    蔡根此时真的慌了。

    完蛋了。

    这群孙子知道自己的底牌。

    打掉斩骨刀不能抹脖子,掰开自己的嘴不能咬舌头。

    那自己还有啥依仗啊?

    还没等蔡根想明白,屁股再次受到重击。

    王苟胜一个朝天蹬,蹬在了蔡根的屁股上,重新让蔡根起飞。

    嗯,力量很大,屁股很疼,还不是致命伤。

    王苟胜下脚很有分寸呢。

    蔡根疼得都快哭了,本来自己屁股就有旧伤。

    想要拍胸口,再次变成努努形态。

    结果,玩具熊蹦到了蔡根的身后,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胳膊,束缚住了蔡根。

    “蔡根,你就认命吧,没有底牌了。”

    卧槽,这特么实在太憋屈了。

    老话说的真好,最深的伤害,永远来自最亲近的人。

    这群人把自己的底牌,都摸透了。

    完全没有办法啊。

    难道用巫舞吗?

    自己被束缚,连环打击在天上飞,咋用巫舞啊?

    “蔡根,今天你废了,让你总瞧不起我。”

    石火珠助跑着高高跃起,用膝盖撞在了蔡根的腰上。

    然后一个顶心肘,把蔡根又给顶飞了。

    蔡根感觉自己的痛感直接升级了。

    没想到啊,石火珠这个孙子,隐藏的这么深,竟然会八极拳。

    刚才只是被火车头撞了,现在感觉自己被宇宙飞船给撞了,浑身没有一个不疼的地方。

    尤其这个顶心肘,蔡根直接连气都上不来了。

    “死肥猪,不让下死手,你没听懂啊。”

    段晓红可能看到蔡根呼吸困难,直接一巴掌给石火珠拍在了地上。

    “取消你动手的资格,只能看热闹。

    谁让你下手,没深拉浅。

    大家动手小心点,折磨为主,千万不能下死手。

    绝对不要触发蔡根的保命机制。”

    蔡根这口气终于喘上来了。

    只是,他多么希望没喘上来啊。

    山穷水尽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